瑞丽尚品整形做面部提升

2017-10-22 10:28

首页 > 山西日报 > 01
分享到: 评论:

    

北京脸上肌肉松弛提升,北京做脸部提拉多少钱,北京提钱乐为什么刷脸一直失败,北京做完蛋白线提升能晒太阳浴吗,北京胶原蛋白线面部提升注意事项,北京去抬头纹方法有效,北京埋线提升哪个医院,北京东方瑞丽尚品整形美容正规吗,北京面部松弛提升手术,北京面部悬吊提升术图片

海清询问孤残儿童状况。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韩晓彤 图

  原标题:海清谈教育:给孩子成长空间,用责任感替换焦虑感

  “我自己是个妈妈,我知道小宝宝不会随便让人抱。但这种情况在小水滴的孩子们身上是没有,因为他们太缺少爱与拥抱了。今天我也希望更多的人伸出你双手,拥抱我们的小水滴。”

  10月16日,海清应邀担任“小水滴新生基金”形象大使,并出席了由“小水滴新生基金”举办的“帮助‘折翼天使’重获‘新生’”全国公益专项行动启动仪式。

  “小水滴新生基金”成立于2016年6月,致力于为孤残儿童(患病孤儿及困境家庭患儿)提供医疗救助、术前术后护理、家庭多方位支持及愈后回访等服务。通过向他们提供门诊检查、手术治疗、特殊护理及培训以及物资支持等,为孤儿带来新生,让家庭不放弃孩子,为“预防抛弃”的理念打下基础。

  在委任仪式上,海清感慨良多:“我每次最受感动的是,看到这些孩子,回到了他们的家庭,在他们父母的拥抱下,孩子脸上的笑容,是没有办法隐藏的,那是来不得假的,是比所有的代言、广告、签约仪式,比所有的签约更有力的,因为那个是真诚的。那是一个小生命得到了关爱,他可以无限成长的喜悦。”

  会后,海清接受了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专访,除了对孤残儿童的关爱,她还分享了《小别离》外她在生活中的母亲形象。对于中国妈妈普遍存在的“焦虑”问题,她说,在现实生活中,自己的责任感要大于焦虑,她认为孩子成长的空间是最重要的。 

海清看望孤残儿童。

  [对话]

  澎湃新闻:今天看到这些孤残儿童有什么感受?

  海清:我知道他们中的很多人,我也不是第一次见了,我总是拍完戏回来就见他们。有一个可喜的情况就是,我们这里救助的宝宝越来越多,我们送出去的健康宝宝也越来越多。

  澎湃新闻:你是怎么关注到小水滴的?

  海清:我最早是关注了一个小花关爱的项目,是救助遗弃孩子的,小水滴和他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小水滴是关爱新生儿,就是(年龄)更小的一个群体。

  新生儿的疾病对时间的要求是非常高的,如果一拖再拖,就可能治不好了,在某种意义上这个项目更加紧迫一些。

  澎湃新闻:之前参加小水滴的活动有没有特别打动你的地方?

  海清:有一个小姑娘,被父母遗弃了,之前是非常瘦的一个宝宝,后来做完手术之后营养很好,在里面晃悠晃悠晃悠了七八个月,就成了一个大宝宝了。

  我还记得我上次来对她说,你要会认数了,但是还没来得及道别,她已经被领养了,再次见到她的时候,就是见到她的照片,她完全是个大姑娘了。

  我每一次见到孤残儿童的时候,我都心里想,我希望下次是在照片上见到他们,希望是他们的父母发来的照片。

  最让我开心的就是,他们回到父母身边。

  澎湃新闻:希望带给这些宝宝什么样的帮助?

  海清:我们一直不断资助,就有很多宝宝及时得到了治疗,挽救了生命,能够让他们在以后的生活里和正常人一样,也影响到他们被领养的机遇。

  我一直说这些孩子和我们没有什么区别,我们每一个人在成长中所受到的帮助,是不少于这些孩子的,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在呵护和关爱下成长起来的,有家人的帮助,朋友的帮助,这一生我们受到的爱有很多。而他们刚刚降临在这个世界上,还没有领悟到人间的爱的时候,就被放弃了。

  所以,我们是替那些放弃他们的人,对他们进行爱的浇灌。我们也受爱来到这个世界上,他们和我们一样,只是我们更幸运一些。

  澎湃新闻:除了孤残儿童的身体状况,你也会关注他们的教育状况吗?

  海清:我们说身体是第一步,等这些孩子回到原来的家庭,或者说被新的家庭领养,教育可能会面临一定的问题,都是我们需要沟通和不断解决的问题。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帮助他们,能打开这个局面或者渠道。

  孩子两三岁的时候,就已经需要教育方面的开发和启蒙了,但是因为身体上的滞后可能导致他们错过了这个教育机会,他们再回到学校,会比同龄的孩子稍晚一些,然后怎么让他们慢慢地适应,慢慢地跟上,这个工作也是非常难的。

  澎湃新闻:怎么看待有人说的“寒门难出贵子”?

  海清:那要看什么是“贵子”,我认为人要自贵自重,要不在乎别人的评价,按照自己的初心和方向去走这条路,每个人的道路都不会一帆风顺,都会有艰难,要把它当做上天给你的最好的磨砺,

  首先要自己爱自己,就当全世界都不爱你的时候,也要自己爱自己,自己做自己最好的朋友,人只要有爱就有希望。

  澎湃新闻:怎么看待你在《小别离》中扮演的母亲角色?

  海清:我其实演的《小别离》(中的母亲角色)是我看到的很多中国妈妈的一个缩影。我在接那个角色的时候就说,我能不能演一个我看到的,特别具有典型性的中国母亲,他们都很鼓励我这样。

  中国妈妈都很焦虑,她们都非常焦虑,她们会担心这个担心那个,比如说输在起跑线上,别的孩子都学了这些,我的孩子是不是也应该学,孩子到底是出国还是留在国内,她们很早就开始焦虑。母亲想的都比较多,心都比较细。

  澎湃新闻:你会有身为母亲的焦虑吗?

  海清:我觉得责任感要大于焦虑,让他健康成长,把他培养成,“一个人”,什么样的人我不想加那个定语,我希望他将来自己填那个定语。

  澎湃新闻:给他成长的空间是吗?

  海清:我觉得孩子成长的空间是最重要的,我可以给他很多种可能性,但是我不能替他做决定。

  我们做我们自己的主,我们这代人也不希望父母做我们的主,我也不希望做孩子的主,我们过好自己的人生,自己这一辈子,而他,我只能在前期给他一些可能性和教育。

  至于他的选择,他来到这个社会的使命,那是他的事情、他的功课、他要寻找的密码,那不是我的。

  澎湃新闻:你会给他报很多辅导班吗?

  海清:我会给他报辅导班,但是是要他感兴趣的,是他选择的。

  Daniel喜欢游泳、乒乓球、画画,我有的时候会说,这个时间来不及了,要不要不要去了。他说:不,我要去。那是他自己的选择。

  除了一样是我和他商量的,那是我们家的一个传承,我不想在我们这代丢掉,就是书法和国学。我就和他说:允许妈妈坚持一项。而且,我一直认为找到适合这个孩子的老师也是最关键的。

  澎湃新闻:除了书法和国学课之外,他平时读书所在的学校的老师不适合他怎么办?

  海清:我给他换过学校,我不是觉得之前的学校不好,而是现在的学校可能能让Daniel更快乐。我希望他每天上学的时候都能很快乐。

  澎湃新闻:你认为应该怎样做一个好妈妈?

  海清:很多家庭的父母都不知道怎么做一个好的父母,我也不知道。我会检讨自己的行为,是因为我自己做不到所以希望我的孩子做到,还是他真的做的不好。所以在Daniel成长的时间里,我最主要的任务不是做一个好演员,而是学会做一个好妈妈,因为做一个好妈妈太难了,她比演一个角色难多了。

  我经常被Daniel的很多问题问住,我时常不知道怎么回答他,他有一次问我:妈妈,我为什么要听你的。我想到这个问题我小的时候也问过,我们通常听到的答案是:你是我生的,所以必须听我的。可这个事情是没有理由的,因为应该是谁对所以应该听谁的,可是在这个时候,他对于对和错的理解和你对于对和错的理解可能不一样。

  这个时候要进行无差别的沟通,我就会对他说: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,在我没有找到答案之前你可以按照你的方向行驶,给我几天,我来找答案。

  我后来对Daniel说,因为妈妈是你的监护人,在你还没有对自己约束、控制、有辨别能力之前,你是需要听我的意见的,等你长大了以后,有了足够的经验和阅历的时候,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完全自己做主,而我们的意见仅仅是参考。 

责任编辑:马骁潇

相关链接

推荐阅读

生活资讯
专题
北京整形医院都有哪些

山西内陆北京埋线提升大概费用

视频/ 北京东方瑞丽尚品怎呢样
新晋界瑞丽尚品整形美容面部提升怎么样